财新传媒
2012年03月05日 08:49

东早评论:如何破解"刑辩三难"

删节版见3月5日≪东方早报≫,以下为原文

刑事诉讼法的第二次大修,有望在即将召开的本次人大会议上完成。
如果不出意料,此前公布的草案中的大部分内容,将作为正式的法律条款,规范将来相当一段时间内的刑事审判与诉讼活动,从而代表着中国法治的实际水平。

长期以来,主要是从刑事诉讼法1996年第一次大修以来,中国律师尤其是刑事辩护律师中流行着刑事辩护有“三难”的说法:一是会见难,二是阅卷难,三是调查取证难。此三难,贯穿了刑事诉讼自侦查伊始至审查起诉,最后到审判开庭的整个过程。其中有无奈,有苦涩,有愤懑,也有期待。
期待源自第一次大修的成功实践,当年对刑事诉讼法的修改,直接将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2月23日 07:49

信仰之外,别无宽恕

刊于今日东方早报

日前,再度重游了宾州兰卡斯特。
第一次去时,只知道那里居住有一个特殊的族群——阿米什人,至于怎么个特殊法,其实不甚了然。加上我们是租车过去,天雨路滑,只能走马观花,浮光掠影,到此一游。
回来后又做了些功课,不觉对阿米什人肃然起敬起来。原来他们的祖先来自瑞士,主要使用德语,数百年来只与外界保持最低限度的联系,过着信仰的生活。他们拒绝使用汽车,坚持驾驶马车代步;他们拒绝在家里使用电器,电和其他机械只是非常有限地用在生产上;他们穿着自制的服装,颜色和款式既简单又庄重;最让人匪夷所思的是,他们拒绝现代教育,只上自己开办的学校,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1月24日 03:56

费城律师的品牌故事

“费城律师”的品牌故事

张培鸿 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1月24日 03:32

我信

 
时间转瞬即逝,又到岁末年初。
阅读全文>>
2011年11月11日 04:06

罪魁还是窦娥:评杰克逊猝死案

刊于2011年11月9日《新闻晨报》评论 罪魁还是窦娥,这是个问题 2009年6月25日,流行乐天王迈克尔·杰克逊英年猝死,时隔近两年半后,他的私人医生康拉德·莫里被控过失杀人罪 (类似中国刑法中的过失致人死亡罪),提交陪审团审判。 虽然这是一个轰动美国的大要案,但是案情本身却并不复杂,争议的焦点在于:控方认为,作为私人医生的莫里为治疗杰克逊的失眠症,使用了危险剂量的镇静剂,导致杰克逊心脏停搏。当发现杰克逊昏迷后,莫里延迟拨打911紧急电话,过于草率地放弃了抢救措施,最终造成杰克逊的死亡;辩护律师则认为,莫里虽然开出过含有镇静剂的药物,但那是为了解决杰克逊长期失眠的问题,至于杰克逊因为即将开始全球巡演,过度排练并急于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1年10月27日 08:07

从卡恩无罪看错案追究

卡恩无罪,那么谁错了?

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卡恩涉嫌性侵美国酒店服务员迪亚洛一案,不管在美国还是在法国,其刑事部分已经结束。仅从结果看,显然是个错案,对卡恩的指控,还未到法院审判阶段,在检察官这里就撤销了。

就卡恩本人来说,他遭遇的损失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9月16日 08:31

美国法庭旁听记

看一个国家的司法,不能光看她的法条有多完善,而要去看她的审判;看一个国家的审判,又不能光看那些带有某种表演性质的大要案,而要看她怎样审理日常生活中普通而细碎的案子。

五年前初次访美,虽然去过五间法庭,但都是浮光掠影、走马观花,没有旁听过一个完整的案子。这次访学一年,有充裕的时间,与其啃图书馆里那些晦涩难懂,动辄上千页的教材,不如直接到美国法庭里坐下,身临其境地观察他们开庭,审案。

费城刑事法庭,设在市政厅隔壁的一幢大楼里。我第一次去的时候,带齐了各种ID,护照、驾照和大学的Penn卡,结果发现根本不需要,就没人问你要ID。通过安检后,我找到二楼的服务台,想要一份当天开庭的list。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7月28日 12:14

丧钟为谁而鸣?——有感于黑龙江警察喊冤

按:一篇评论,辗转一周,找不到合适的媒体,只好贴在这里(编辑注:指“张培鸿:进窄门”博客)。

最近一期《新世纪》周刊的长篇报道《警察喊冤录》,为我们勾画了一幅中国刑事司法过往20年的清晰图像:一个颤颤巍巍、几欲跌倒的走钢丝者的形象。报道揭示的问题,在今天依然真实,甚至更加真实。这一尴尬的现实,不得不让人怀疑我们所宣扬的法治进步,仅仅只是话语和理论的泥潭。

案子是这样的:1991年6月17日晚,外出执行任务的国家安全局干警王某和于某,发现车辆右侧后视镜被掰坏,于是与在现场的李晓平发生争执,遂将李带至附近的哈尔滨南岗公安分局交给民警,随即离去。20分钟后,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7月27日 12:02

普林斯顿!普林斯顿!

普林斯顿!普林斯顿!
普林斯顿大学

以前出差时,得空会去大学走走。

十年下来,北大、清华、南开、浙大、中山等等都去过了,甚至包括新疆大学。

零六年第一次到美国,主要在纽约大学和华盛顿大学活动,这些大学(包括这次访学的宾大)属于城市型大学,尽管校园不像国内大学那样有高墙围隔,但自911以后,每个学院,甚至每栋建筑,都有安保设施,游客若非经过严格的审核,不能入内。安全固然安全了,无形之中却影响了大学与社会的互动,不符合真正的大学精神。

普林斯顿大学不在城里,位于纽约和费城之间,两边大概都有接近50英里的距离,约一小时车程。

5月下旬,我们去费城西郊的一所基督教大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7月12日 11:30

坚持疑罪从无,天不会塌下来

刊于今日《新闻晨报》

在撒谎者、小偷和杀人犯之间,是否呈现正态的相关关系?最近,美国佛罗里达州给出了否定的回答。

7月5日,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的一个法庭,12名陪审员一致裁定,涉嫌在三年前杀害自己亲生女儿科莉的单亲妈妈凯西,谋杀罪名不成立。

这一震惊美国社会的案件所引发的关注,不亚于17年前橄榄球明星辛普森因涉嫌两项一级谋杀最终被宣告无罪的案子。不同的地方仅仅在于,17年前,民众只能在观看电视转播后,对着自己的家人和有限的好友发表对案件的看法;而今天,民众虽然依旧主要通过电视转播获得信息,但是每个人都可以借助Facebook和Twitter向全世界发表自己的看法,包括分析、批评和咒骂。

跟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7月05日 10:56

防不胜防的律师伪证罪

2011年06月24日≪东方早报≫

三名证人,四名律师,因为同一起“伪证案”被采取强制措施,抓的抓,关的关。这在刑法第306条的大棒出现十四年来,恐怕是绝无仅有的。

2011年6月14日,广西律师杨在新等四人先后被北海市公安机关刑拘或监视居住,理由是四人在办理一起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过程中,有教唆、引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6月17日 11:29

费城故事之车事

费城故事之车事

如果不算15年前考律师,带给我最多烦恼的考试,恐怕要数这次宾州驾照的考试了。

我一个十年驾龄的老司机,驾驶里程少说也有十万公里。结果在宾州路考中,起步不到100米就连犯三个错误被FAILED掉,这个,确实不太容易让人接受。

先从社会安全卡说起:

所谓社会安全卡,其实就是社保卡。对于访问学者的J1签证来说,几乎毫无意义(因为J1签证不能工作)。但是鉴于办理信用卡和驾照等都需要社会安全号,所以在INTERNATIONAL HOUSE办完手续后,还是随大家去DHS(国土安全部)的办公室递交了申请。

记得那天是3月28日,手续办完后得到一封信,说等最多4周就会寄来社会安全卡。好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6月13日 13:52

这么近,那么远

——纽约警察强奸案续

(刊于今日《东方早报》)

如果你爱他,送他去纽约,因为那里是天堂;

如果你恨他,送他去纽约,因为那里是地狱。

这句耳熟能详的台词,来自冯小刚早期拍摄的电视连续剧《北京人在纽约》。尽管时过境迁,用来形容纽约警察肯尼斯-莫雷诺和富兰克林-马塔此时的心情,依然十分贴切。

5月26日,莫雷诺和马塔微笑着走出法庭,他们得到了满意的结果:陪审团裁定,强奸指控不成立。

这是一个非常吊诡的裁决。当被害人(刚满30岁的时装公司主管)4月15日出庭作证后,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这个案子铁证如山,两名恶警难逃法网时,结果却是如此峰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5月27日 11:04

卡恩丑闻的另一种猜想

刊于24日《新闻晨报》

IMF总裁卡恩这段时间成为国际社会的焦点人物。自5月14日下午被纽约探员从飞机上带走之后,这位62岁的银行家,据传将于明年与萨科齐竞争法国总统的政客,开始了其噩梦般的日子。

作为与世界银行并列的国际金融组织,IMF尽管并不直接发放贷款,但是由于其成员均为联合国会员国,因此,称其总裁为国际政坛高官,并不为过。也许就目前的卡恩而言,唯一的不足恐怕是不享有外交豁免权。本文暂时不想去讨论案件本身的是非曲直,毕竟那是需要通过长时间的司法程序进行认定的问题。笔者试图提出一种假设:假如卡恩先生的案发地不是纽约,也不在美国,他会有什么不一样的遭遇和命运。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5月20日 10:31

费城故事之信用

到美国就快三个月了,最大的问题还是语言。英语这个东西,一通百通,不通百不通。听力差那是国内就知道的了,来了才发现,阅读也不算好,说话发音还不标准,几乎一无是处。有一次乘坐TROLLY,车子满员,我又带着很多东西,就打算从后门下车,拉了呼唤铃,车子停住了,却没有开门,满车的人都在向我叫喊:SLIDE DOWN!SLIDE DOWN!我不解其意,急得手忙脚乱。后来还是一位黑人乘客大声呼喊司机开门,我这才下了车。

扫兴的东西不多说了,回到主题。

美国社会的信用,久居中国的人是很难理解的。有两个事情比较典型:一是信用卡;二是邮政。

一般而言,25美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5月19日 11:39

从民间判官到革命播种机

刊于今天<东方早报>

即使你生在中国,即使你是法律人,即使你时刻关注着热点事件和敏感案件,甚至你就算一直对死刑问题有兴趣,恐怕也未必会注意到一个小女子吴英的命运。她因为涉嫌集资诈骗罪被浙江金华法院判了死刑,现在仍在漫长的二审期间,生死未卜。

注意不到并不奇怪。毕竟,她的案子前前后后已拖了四年,无论是对一个人还是对媒体,四年时间都太长了。在新闻热点几乎以天计算的时代,夺人眼球的事例又那么层出不穷、花样翻新,要大家持续地关注某一件事或某一事件,并不容易。

再者死刑案件那么多,吴英的案子尚没有那么典型、那么容易理解,能够迅速激起公众品评和审判的欲望。公众为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5月12日 12:13

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?

刊于5月12日《南方都市报》

    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?

一个十几亿人口的泱泱大国,机动车又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在迅猛增长,却因几例极端的恶性事故而罔顾必要性与可行性,在民意的挟持下草率修法,增设罪名,这就是我们今天面对的立法现实。假如这样的趋势得不到遏止,法律成为一块橡皮泥,你一言我一语都可以入罪,用不了多久,刑法分则的罪名就不是两三百个,而会是两三千个,甚至两三万个。到那个时候,社会上不必再区分好人坏人,全都是潜在的罪犯。

这当然不是要为酒驾张目,酒后驾驶无疑是一种恶。但是作为恶,它已经有相应的规制措施和惩罚手段。试想:一个放纵自己嗜好的驾驶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4月26日 11:55

打折的正义

这篇也是东早的约稿,本来说发在25日的版面,结果因为文章观点与法院的判决不一致(?),发不了了,只好贴来这里。

打折的正义

张培鸿

网络拯救了李庄。

或许是辩方的阻击奏效,或许是贺卫方教授的公开信激活了某些法律人的良知,或许是更高的权力介入了审判,反正,被称为第二季的北京律师李庄伪证案,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。不管是哪一种原因导致的这场胜利,都离不开网络作为传播媒介和言论工具的支持,这应该是一个不争的事实。

西方法谚云:迟来的正义不是正义。这句话放在李庄案中可以这样理解:如果这场审判是正义的,那么就不应该有这场审判。听起来似乎是一个悖论,其实不然。我们姑且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4月20日 16:14

记一场美国的审判

刊于4月20日≪东方早报≫

上周在纽约,听到了一起蹊跷的强奸案。

2008年12月1日夜,一名28岁的时尚界女士在酒吧喝酒后,乘出租车返回位于曼哈顿东村的公寓。到家时,由于酒精的作用,她已经无法自己下车。按照纽约的法律,出租车司机不得与乘客有身体接触,于是司机Cabby拨打了911报警电话。两名警察(分别是从业17年的肯尼斯莫雷诺和从业仅三年的新秀富兰克林马塔)出警,将该名女子送回家中。

如果事情到此为止,显然就不是新闻,更不会成为近期纽约报纸的热点。

第二天,女士醒来,发现自己全身赤裸躺在床上,于是给她的老板打电话,说自己被强奸了,然后报警。经过两年多的侦办,检察官指控两名警察利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4月11日 11:28

拿什么来拯救李庄?

按:本文是东方早报的约稿,写出来后才知道,再温和都不能发表了。贴在这里记念一下:

拿什么来拯救李庄?

张培鸿

如果法律只是法律,而且是真的法律。那么,一切讨论不但是多余的,而且有干涉司法的嫌疑。李庄凭什么不能有漏罪?为什么不会犯新罪?有新罪和漏嘴为什么不能追诉?一切基本常识、是非公义,乃至冠冕堂皇、欲盖弥彰,就都有十足的依据。

然而,在一个吊诡的时代,法律不再单纯。在不单纯的时代伸张正义,难免出现悲剧化的人物和结局。宗教说,相信就是愿意相信。中国的律师跟李庄一样,相信了一次、两次、无数次,一年、两年、三十年,等到的却不是公义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